发自内心的感谢
作者:郭宪峰    
2018-3-2 8:22:24
 

  一个好朋友说"一本书能被国家图书馆珍藏,不是谁都能办得到时",然而我这个耄耋之人却办到了,而且没花一分钱,意外偶然,似空而降。老实讲我自己没这个能耐,连想都没想过。世上的事往往超出常规,只有想不到的,没有做不到的。我就是这样,"书"进国图,我也因此而小有名气。这全托你们的福,沾了你们的光。因此,我要衷心感谢从广义讲是丹东知青,具体讲就是"丹东知青文化研究会",也就是能看到我这篇文章的所有知青朋友们。在这,我用[红楼梦]中一句词"好风凭借力,送我上青云"来表述,恰如其分。

  俗话说得好:"赶早不如赶巧",上天可能特别眷顾我,需要时就给我送这个"巧"。去年10月,咱们江边邂逅,山上相识,我随即加入"杂志社"微信群。记不得是哪一天微信群里以"丹东知青研究会"的名义,发了个征集书的通知。引起了我的注意,于是我就打电话给李克成,因为当时我只认识他,我也想捐一本可否?他说"当然可以"。2017年10月25日诗友们在鑫月圆聚会,我第一次参加聚会活动。第二天本来李克成陪我一起去送书的,因他有事,我就一个人去皇朝酒店,把我写的一本[激情岁月],交给了负责征集工作的马美杰女士。她非常热情的接过书,说"难得您有这份知青情结",并说"什么也不需要,叫我等着就是了。办完事我就离开了,回来后我就责怪自己,真是榆木脑袋,托人办事,连本书都没给人家,可后悔也来不及了。就这样等了好长时间,大概一个月以后,我怀着期盼和疑惑的心理给她发个微信,意思是说如果办理当中,在"程序"以外需要什么不妨直言。可她什么也没说,只是说"在协调中"叫我放心,一定能办成。2018年1月22日,我去长城宾馆参加"丹东市延安精神研究会知青文化圆分会"成立大会,顺便见见马美杰问问情况。我到那后两眼墨黑,一个也不认识,正当我踌躇无措时,李克成救星般的出现了,又是他给我找到了马美杰。因为几个月前与马仅有片刻之缘,眼前即是见了,没人介绍,我也认不出来。见到马后寒暄了几句,在那个场合乱哄哄的,能说什么呢?至于于秉恒会长,更是只闻其名,未见其人,没接触过。那天会上,我在偏远的一个地方坐着,问"台上讲话的那个人是谁"?旁边的告诉我"他是于秉恒"。席中他过来彼此打个招呼,就此离去,没有往来。

  2018年1月29日,马美杰在微信中说北京电话告诉,"捐赠证书"春节前就能寄来。我满怀希望在等待着,可是到了2018年2月14日上午,仍没一点信息,我估计春节前肯定没希望了。正当我灰心意冷时,2月14日下午马美杰突然来电话说,证书北京早就寄出了,丹东邮局因邮件太多积压未能及时送达。是她问完北京后,自己去邮局拿到邮件直接给我送过来。那天下午特别冷,当我拿到印有"国家图书馆"的专用大信封,看到"中国国家图书馆",2018年1月26日签发的"捐赠证书"(Jz2018---19--57)时,如释重负,喜不自禁。

  历时三个多月,办成此事,马美杰热心热情,尽职尽责,我非常感激。据说捐赠给国家图书馆的书,在分类中,非正式出版没有书号的书比较珍贵。"捐赠证书"是深蓝边,中间白底印字,显得庄重些。正式出版的书大多数,只在是一个张白纸上印有"捐赠证书"字样。我的书是自己写内部出,没有书号,属于前一类。呈送上去的书要经过严格评审核准才行,不符要求退回的当然也有。你们给我呈报,我也没让你们失望,一举选中,登堂入室,陈列摆放,永久珍藏。

  我这个人,似乎向来平庸平淡,古稀之后好像厚积薄发,有些亮点。一本拙作进入国家文库殿堂,在我家族里是前无古人,在我工作过的单位也是绝无仅有。我很欣慰,很自豪,这个荣耀不仅仅是我个人的,功劳属于大家,理应与众分享。于是,我就把这个消息和证书发给北京知青,亲朋好友,黑龙江,丹东市国税局等等,他们都无不为之欢欣鼓舞。特别是北京知青们,这本写他们的书却经丹东知青之手送入国图,使知青的光辉历史永存于世,价值非凡,意义重大。他们万分感谢丹东知青这一举措和历史性贡献。曾任黑龙江万博max手机版化肥厂网站站长刘海清,很快就发了郭宪峰所著《激情岁月》被国家图书馆收藏的消息,被多方转发。她还给我发过来一张"北大荒作家协会主席"近期获得的"捐赠证书"复印件。我放大一看,除了姓名,其格式颜色,媲美齐观,完全一样。丹东知青送给我的礼物,沉甸甸,亮晶晶,光彩夺目,无与伦比。我再一次表示感激感谢,北京知青感激感谢。估计北京知青为此还会搞点什么活动哩,因为前年他们为获得我的贈书曾专门举行过200多人参加的"郭指导员赠书"仪式。

  曾经为国家做出卓越贡献的一代知青人,情感胸怀,处事气节,都具有时代风格,与别不同。全国知青一家亲,惺惺相惜知青人。只要有那段经历,就自然融合,话语投机,体量帮衬。就拿捐书这件事,丹东知青早有一定的路子和人脉,况且老知青武桂秋已经走在了前面。我这个后来者,只是恰逢其时,顺风搭车,才得以顺利成功的。

  知青情缘厚重,宽容真诚,群体感內聚力很强。去年偶遇你们,是我晚年最大的收获和幸福,在和你们共同活动中心情愉悦,充实快乐。受到朋友们的关爱,自己也觉得年轻。眼下我已八十有二,除了感谢你们,为你们祝福,助威,还能做些什么来回报呢?让我想想!

  永远爱你们的阳光老头儿。

 
 
 

黑龙江省万博max手机版化肥厂 版权所有
地址:黑龙江省万博max手机版化肥厂 邮编:153103
电话:0454-8197125    E-mail:hhwz2011@163.com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黑ICP备11000194号